第496章 可怕的敌人-我自对天笑

<output class="dpsd"></output>
<time id="yclb"></time>
九六看书 > 我的极品美女老婆 > 第496章 可怕的敌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6章 可怕的敌人

        允儿声声泣血。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屈辱的轮回!不管陈放怎么努力,怎么去拼命,但他的头上永远都有一座大山镇压着他。无论他怎么做都被镇压在下面。
       释永龙如是,陈天涯如是,陈亦寒如是,教神如是!
       天命者?陈放在这一刻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若是天命者的命运始终就是如此,那我还要做这个天命者干什么?
       只是可惜,不管陈放怎么想。天道就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天道不会因为任何的欢喜,悲忧或是愤怒来转移它的意志。
       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
       其实也就像,人看见屋子里满是蚂蚁,他只会去想怎么将蚂蚁全部弄走或是弄死。但绝不会去考虑蚂蚁的情感需求或是恩怨等等。更不会注意到有一只蚂蚁在向他呐喊着命运的不公。
       凝眸更不会去怜悯陈放和允儿,她将蓝丝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关押起来。她的储物戒指自然是可以呼吸的。而且里面还有收押犯人的监牢,那多伦斯和费克陈就是被关在里面。
       凝眸对允儿冷笑一声,说道:“你道他是心疼你?不过是男人的尊严作祟罢了,他可以忍受你死,但不可以忍受你被人侮辱。因为你是他的女人,是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底线和尊严。”
       凝眸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面向陈放,说道:“你说你愿意服从于本尊?抱歉,本尊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劳烦到你的?你对于本尊来说,唯一就是看到你痛苦,这样会让本尊感到些许快意!”
       这时候的凝眸,应该说是教神。她显得极其的冰冷无情,她虽然有通天手段,但她一样是一个人。有着人性的自私与冷酷!
       大概,圣人永远都只存在传说里和传记里吧。
       也或者,圣人都是人类想象出来的。
       陈放看了允儿一眼,允儿也看向陈放。陈放说不出任何的话来,他被青龙索捆住,他只要一挣扎,痛苦立刻加剧。
       “银衣候,你不是喜欢这个女人吗?就在这里,你还客气什么?”凝眸随后说道。
       银衣候不由呆了一呆。
       陈放更是如遭雷击。
       这话居然是出自教神之口,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狠毒卑鄙起来,当真是令人发指。
       银衣候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虽然风流,但他不是那种小瘪三,所以他立即拒绝了凝眸的提议。“神尊,我还是带回去再享用吧。”
       凝眸说道:“你若还想本尊帮你将造化玉梭修复,最好立刻就照本尊的话做。”
       银衣候这个郁闷啊!他看了凝眸一眼,随后咬咬牙,暗道:“算了,虽然老子此举丑陋了点。但是你这堂堂神尊也算是够下作了。这件事,这个陈放是死定了,那便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想想,在神尊这样的女人面前干这事,好像也挺刺激的。”
       银衣候如此一想,眼中也就闪过了兴奋的光芒。他立刻就来抱住了允儿,上下其手起来。
       “住手!”陈放见状双眼血红,他暴怒起来,立刻猛烈挣扎。
       青龙索马上开始收缩,那倒刺立刻生长起来,朝着陈放的血肉里狠狠的绞去。
       这份痛苦是绝对非人的。
       想一想,用螺丝刀在血肉里绞是什么滋味?
       此刻,陈放就是这个滋味。
       但是陈放没有退缩。如果,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如果我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侮辱,那么,我还不如就这样痛苦的死去。
       陈放的全身上下都开始溢出鲜血来,血肉翻滚,他的声音撕裂怒吼,这样的悲吼,这样的挣扎让人感到心惊胆战,也震撼到了银衣候。
       银衣候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对自己残忍到这个地步。
       他的手再也伸不下去了,他有种感觉,自己要是继续干下去。那么眼前这个人将来如果不死,那么自己绝对是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再则,这样的环境下。陈放这样的折磨自己,银衣候又不是变态,他如何还能进行的下去呢?
       银衣候住了手。
       陈放见状,他心中悲愤稍减,便也就停止了挣扎。而在这时,那钻心的痛就更加的明显了,他忍不住发出痛哼的声音。
       鲜血不停的滴落。陈放的身下很快就形成了血泊,他浑身浴血,就像是一个血人一般。
       凝眸依然冷眼看着。
       她对银衣候说道:“为什么要停下?还不继续?”
       银衣候深吸一口气,他突然说道:“神尊,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凝眸问。
       银衣候看了陈放一眼,他说道:“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一向都讲究个你情我愿。更何况,我觉得陈放这个人,就算是敌人,那也是值得尊敬的敌人。我直白跟您说吧,我不能继续下去。因为我怕,只要陈放一天不死,我就会害怕这样的敌人。我的女人很多,我没必要因为一个女人来结下这样一个可怕的敌人。”
       他说完之后,又看向陈放,说道:“陈放,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真对你的女人如何,所以,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就算是逃出去了,也不要将我当做是你的敌人。如何?”
       陈放看向银衣候,他忍痛点点头,说道:“好。”
       “笑话!”凝眸冷哼一声,说道:“银衣候,你以为他还能活着逃出本尊的手掌心?”
       银衣候说道:“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我爷爷说过,万物的变化,人力是不可阻挡的。只要他没死,那就代表还有变化。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
       凝眸说道:“你跟本尊说这么多,难道你不怕本尊不为你修复造化玉梭?”
       银衣候说道:“神尊,我是敬您畏您的。不过在之前,咱们的条件是抓住陈放。如今陈放已经抓住,您没有道理要反悔,对吗?再说,造化玉梭也是因为帮助您才受到损毁!”
       “你不用说了。现在你可以走了,造化玉梭留下,三天之后,还你完整玉梭。”凝眸打断了银衣候的话。
       银衣候眼中闪过喜色,他将造化玉梭取了出来。
       那造化玉梭上面布满了裂痕,这让银衣候光是看一眼都心疼。
       凝眸将造化玉梭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银衣候便说道:“好吧,神尊,那我告辞了。”
       “本尊希望,今日之事,你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凝眸说道。
       银衣候点点头,说道:“我懂这个道理!”
       这句话的回答很有深意,那就是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懂这个道理,所以你不用担心。
       这个回答让凝眸感到很满意。
       随后,银衣候从窗户处凌空虚度离开。
       至于三天之后要怎么找凝眸,这自然不需要银衣候来操心。
       银衣候走了之后,陈放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凝眸其实根本就没打算真的让银衣候来轻薄允儿。她不过就是想看自己受到折磨和痛苦的样子。
       所以,在真正看到了自己受尽痛苦的样子之后。凝眸没有执意让银衣候继续下去。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逃脱吗?”凝眸淡淡的问陈放。
       陈放全身都痛,那青龙索的倒刺还绞在血肉里。如果不是他肉身强大无匹,这种折磨给其他的魔法师,早死透了。
       这时候,面对凝眸的问题。他只是淡淡说道:“我认为我有机会逃脱,而且有朝一日,我会让你成为我的阶下囚,我还会让在我的胯下……”
       “小贼!”凝眸眼中放出寒光,她突然念动咒语。那青龙索立刻倒刺再度生长起来。
       陈放顿时痛不可当。
       “陈大哥?”允儿见状不由惊呼,她心疼到了极点。
       凝眸说道:“小贼,你刚才还在摇尾乞怜,这时候就忘不了嘴贱?这旅店里男人多的是,再敢嘴上犯贱,便叫这些男人全部来服侍你的女人。”
       陈放痛得直抽凉气,他紧紧咬住牙关,不发出痛哼之声来。
       还好这时,青龙索停止了倒刺的生长。
       陈放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的家乡有句老话,叫做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凝眸说道:“本尊看不出刚才和现在,你的处境有什么变化?”
       陈放说道:“有一个很大的变化,那就是我想开了。我不再惧怕死亡,你无非不是想用允儿来打击我。我的确在乎她,但也是的确更在乎我的尊严。不过,你若再这么做,我大不了就是死。我死之后,管它洪水滔滔!”
       这话陈放就说的很无情了。没有显示出对允儿的情义,他说的很明白,那就是我死之后,管你对允儿做什么。
       允儿自然懂这话的意思,但她没有怪陈放。她心里是了解陈放的,知道陈放说任何话都是有目的性的。不过允儿还是做出震惊伤心的样子。
       凝眸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放。
       “你为什么不肯杀了我?”陈放忽然说道。他这句质问让凝眸都呆了一呆。
       陈放忍痛笑了笑,说道:“你现在唯一赢我的机会,那就是杀了我。杀了我,你才能真正的赢。因为,只要你不杀我,我就一定能翻身。你既然有原始圣典,就应该能推断出,我乃是天命者!何谓天命者,受命于天,天命之所归也。所以,我会的魔法,你都不会。我有混沌之气,你没有。而现在,你不过是我的一种劫难,这种劫难能让我更上一层楼。可你在天道的影响下,却无论如何不能杀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gycra.com。

加快打造智能制造升级版。
上海同意组建上海东方枢纽投资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德邦科技:董事长解海华因个人原因正协助监察机关调查。
吃完饭「泛酸」的人,食管默默承受患癌风险这4种人群要注意了!。
山西各地正积极应对寒潮天气加强农业管理。
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二十大代表在基层|路生梅:努力为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绽放”一生。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举办“世界艾滋病日”主题宣传教育活动。
万邦德:全资子公司收盐酸溴己新注射液药品注册证书。
疫苗概念股尾盘拉升,康希诺涨超12。
外交部:中方对卡纳普里河底隧道南线隧道竣工表示祝贺。
/转生神明后召唤异世界玩家/一只鹏鹏/逆血天痕/无来/金融神豪/任猪飞。
/言耳/芊悦景/离婚前怀孕了/香水树/[全职|邱乔/高乔]彼岸微光/藉秋风。
/大国妙医/原未/斗罗之满级就下山/落雨浮梦VCAA也组织了特别评估小组,评估疫情对学生学业的影响,纳入学生学业评价的考虑因素。
听,李惠利中学艺术楼里传出了阵阵悠扬的歌声,给39度的高温天带来一丝清凉和慰藉,大师课还在继续,同学们一起感受到了大师和音乐带来的无限魅力。
孟华群老师、张兰芳老师、王羽老师、刘勤老师、丁云衍老师也分别为大家分享了与杨老师交往的难忘记忆,表达了对杨老师在日常点滴中展现的“先生之风”心向往之的敬意。
望中是望江县最古老的一所学校,有着浓厚的文化沉淀,有过辉煌的历史,为望江的教育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