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我并不是公主-我自对天笑

<output class="dpsd"></output>
<time id="yclb"></time>
九六看书 > 我的极品美女老婆 > 第47章 我并不是公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我并不是公主

        沐静随后又沉吟着说道:“你觉得杨凌会就此妥协认输吗?这件事,虽然外界都不怎么知道。但还是有些小道消息在武术界里传的沸沸扬扬的。”
       陈放说道:“杨凌当然不甘心就此认输,但是小叶子的确给了他震慑。他再动手不会这么草率,可以说,他接下来要么就不会动手。一旦动手,肯定是要有必杀我的把握。”
       沐静沉声说道:“你和我想的一样。”她顿了顿,说道:“我在这边有些人脉和情报,我会为你多留意的。”
       陈放咧嘴一笑,说道:“多谢。”
       沐静淡淡一笑。她忽然又说道:“不过陈放啊,我倒是有个主意。你一旦依照我的做了,保证你会没有后顾之忧。”
       陈放不由奇怪,道:“哦?”
       沐静说道:“林倩倩的身份和背景很不简单,她还没有男朋友。只要你能和她走在一起,成为她的丈夫。如此一来,就算是杨凌也不敢轻易动你。”
       陈放呵呵一笑,说道:“算了吧,杨凌虽然有些势力,但我陈放还没到需要依靠女人来保护我的地步。”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就知道你心比天高,不会屑于做这种事情。不过林倩倩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你真就不动心?还是说你只喜欢许舒?”她顿了顿,忽然语音有些古怪,说道:“许舒虽然很漂亮,不过到底是离过婚的女人。她的客观条件跟林倩倩,唐青,宋妍儿这些女孩子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可你小子就对许舒情有独钟,你是不是有恋姐的怪癖啊?”
       陈放不由无语,他说道:“是啊,我恋姐。静姐,我还喜欢你呢,你要不要成全我?”
       沐静翻了个白眼,她是个正派的女人,所以肯定不会跟陈放开一些大尺度的玩笑。当下站了起来,说道:“不跟你废话了,我走了。”
       陈放便站起来相送。
       下午五点的时候,陈放下意识的想去接许舒下班。但是一想到许舒的冷漠态度,他也就觉得自己没必要去自讨没趣。陈放虽然吊儿郎当的,但是他的自尊心还是很强的。
       这一整天的,陈放睡的昏天暗地。他除了早上吃了碗面条,便再也没有吃过东西。
       决定不去接许舒,陈放又倒头就睡。他睡觉跟常人不同,睡觉的时候,呼吸暗合日月运转,能让他的精气神更加厉害。
       以前的张三丰就有睡神仙之称。
       晚上九点的时候,许舒方才下班回来。陈放是被水声哗哗吵醒。许舒是直接去洗澡了。
       陈放本来没有在意,他觉得许舒太善变了,所以,他这次决定不主动了。
       可接下来就不太对劲了,因为许舒在浴室里待了两个小时没出来。
       陈放瞬间不淡定了,那水哗哗的一直在响呢。
       我靠,该不会是割脉了吧?
       陈放暗叫一声不好,立刻冲到了浴室面前,他想也不想就将浴室门撞开了。
       其实这货完全可以敲门的,可就是那么神奇,那一瞬,他完全没想过要敲门啊!也许骨子里他就想撞进去看看吧。
       门被撞开,陈放马上看到了香艳的一幕。
       许舒穿着裙子蹲坐在地上,她已经睡着了。看起来是喝了不少酒。
       她的身上全被打湿,那曲线真叫一个玲珑毕现啊!
       陈放又是激动又是心疼,他将那淋浴头关闭了,随后便将许舒一把熊抱了起来。
       熊抱的时候,许舒睡的很香。陈放自然也不客气,手脚占尽便宜。不时捏捏许舒的屁股,还别说,手感非常的不错。
       将许舒抱到了她的卧室里后,陈放接下来就到了历史使命的时刻。他的良心也不能容忍许舒就这么穿着湿裙子睡觉啊!
       所以,他必须先帮许舒脱掉裙子。然后要给她擦干身子,最后穿上贴身的内衣。
       这是一个拥有正义心肠的人必须做的。
       半个小时后,陈放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许舒的房间。他已经给许舒脱掉了裙子,换上了贴身内衣,一切都安排妥当。他必须离开了,因为在整个过程中,陈放简直就是过足了手瘾。上上下下。他觉得自己再不走,肯定要兽血沸腾,直接将许舒给吃了。
       陈放虽然有点混蛋,但也是个有底线的人啊!
       凌晨三点,陈放在睡梦中被一阵低声的哭泣吵醒。这哭泣的声音很压抑,一般人是绝对听不到的。但陈放的耳力变态,所以他还是听到了。
       是许舒在哭。
       陈放顿时心头疼惜起来,许舒到底是怎么了?他马上就起床,出了门,来到了许舒的门前。
       他在许舒的门前听那哭泣压抑的声音就更加清晰了。陈放低声喊道:“许舒?”
       许舒立刻呆住,她在床上抹了把眼泪,随后说道:“我没事,你去睡吧。”
       “你到底怎么了?”陈放不由问。同时,他直接将门震开了。
       许舒立刻躲在了薄被单里面,她被陈放这样的粗暴吓了一跳。也更不想让陈放看到她软弱流泪的一面。
       陈放就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他也不开灯,径直来到了床前,猛然一把将那薄被单拉开。
       顿时,陈放就看见了性感无比的许舒,穿着贴身三点式,蜷缩在一起。这模样真是有着别样的风情。
       “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陈放恼火的说道。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妥,可他脾气上来了就是这幅德性。
       许舒并不说话,她这时候显得可怜巴巴,只是抽泣声越来越厉害。
       在陈放的印象里,许舒是个有傲骨的女子,素来都不爱在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软弱。陈放本以为自己这般粗暴,许舒一定会勃然大怒的。但是许舒却是哭的越发厉害了。这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样子,立刻让陈放手足无措了。
       “许舒,对不起。”陈放连忙道歉,他将薄被子找来给许舒盖了上去。然后,这货又厚颜无耻的也到了床上,将许舒紧紧的抱住。
       许舒也不挣扎,就这般蜷缩在陈放的怀里。就像是邻家的小妹妹一般,此刻她什么也不想管了,只想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港湾。
       陈放拥抱着许舒美妙的娇躯,觉得无比的满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舒的抽泣声越来越小,最后居然又睡着了。陈放也就这般睡去。
       他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他猛然一睁眼,便就看见许舒睁开了如点漆的眸子,她正在凝视着陈放。
       陈放睁开眼,许舒立刻慌乱的闭上了眼睛。
       陈放看着许舒的诱人的红唇,他忍不住吻了上去。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对美好的事物一种爱慕。
       许舒开始微微的挣扎,但很快就沉浸在了陈放的热吻里。陈放贪婪的汲取着许舒甜美的唾液,两人顿时犹如天雷勾动地火一般。
       这个时候,陈放很想有下一步动作。可他的手刚一动,许舒就抓住了陈放的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说完之后,我会让你得到我的身体的。”
       陈放心头顿时火热起来。
       许舒显得有些平静,平静得让陈放觉得陌生。她沉默了半晌后才开始述说。“我爸爸是审计局的科长,我妈妈是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我从小家境优越,也是家里的独生女。我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我妈妈常说我是她的小公主,我在亲戚朋友的眼里,也是一个小公主。从幼儿园到大学,我的成绩一直都是年级前十名,我同样是老师眼里的宠儿。”
       陈放安静的听着。
       他并不打断许舒的述说。
       许舒继续说道:“我曾经幻想过,我要嫁的男人一定是一位白马王子。又或则是紫霞仙子所幻想的,乘着五彩祥云来娶我。后来我遇到了我的前夫杨文定,他是学生会的主席,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温文尔雅。他追求我,我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我父母反对,我不惜跟父母反目,未婚先孕。后来父母也不得不妥协,就这样我和徐志结了婚,生下了小雪。可是婚后我才开始知道,想象和现实是有区别的。杨文定这个人,眼高手低,任何工作都做不长,还爱烂赌。那一年,我流尽了泪水。我甚至不敢和我父母说,因为这都是我自己造的孽。事实证明,我不是什么天之骄女,更不是什么公主,我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我本来,已经对男人死心了。但有时候夜深人静时,我也会寂寞。也还是会对爱情有一丝幻想。后来,陈放,我就遇到了你。你跟我认识的那些男人都不同,我觉得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我想啊,想啊,你不过是个小保安。我许舒虽然比你大上几岁,但应该还是配得上你的,不是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gycra.com。

斯诺登正式成为俄罗斯公民,美国务院回应。
北京顺义新增风险点位公布,涉及速递公司、超市等。
应对疫情、寒流,河南多措并举保民生。
教育部:本科生修满公共艺术课程2个学分方能毕业。
国家税务总局玉溪市税务局总会计师张毅接受审查调查。
北京:一线快递员可优先参加工伤保险,个人不缴费。
/顾少爷的心尖妻/苏可歆顾迟/大贤良师入梁山/非飞飞/修行物语/归雁远。
/代号:十一/00煌0/妻迷心窍/酥芙蕾/千寻记/白纤尘。
/日漫攻略者/三尺清风/遇你时满城风絮/南秋子/种菜技术哪家强/且说。
/非鬼/茶如我他们为比赛付出了心血和汗水,但也收获了充满自豪和快乐的成功的果实。
许多高校表示,在自主招生报名审核时会优先考虑在该项赛事中获奖的应届高中毕业生。
督导组专家杨书清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做了督导反馈报告,报告充分肯定了我县、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和望江二中在“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上取得的显著成绩,还代表督导组对县委县政府、对我的极品美女老婆和望江二中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和殷切的希望。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