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终要离别-我自对天笑

<output class="dpsd"></output>
<time id="yclb"></time>
九六看书 > 我的极品美女老婆 > 第167章 终要离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7章 终要离别

        陈放顿时那个窘啊!
       尼玛,丢人啊!
       他打了个哈哈,望着黑暗的天空,道:“哈哈,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沈墨浓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继续取笑。
       随后,沈墨浓就上了那辆军车。“就送到这里吧,别忘了,你今天是新郎,还有洞房花烛夜在等你呢?”
       陈放没好气的道:“沈墨浓,你丫故意的吧。你觉得我跟司徒灵儿能有洞房花烛夜?”
       沈墨浓哈哈一笑,说道:“那就得看你本事啊!说到底,她也是女人。”
       陈放道:“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哥也不是那样的人。”
       沈墨浓说道:“你这个主意是可以的,而且,你现在就算霸王硬上弓那也是受法律保护的。道德上也没人谴责你。不过我就怕你打不赢她。”
       陈放那个气啊,这沈墨浓,就是在故意取笑老子啊!
       他想了想,说道:“对了,你给我的这支枪还真不错。不过现在没有子弹了,要不我跟你去拿子弹吧?”
       沈墨浓一怔,随后道:“也对,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把枪还给我。”
       陈放立刻后退一步,像是护住宝贝一样,道:“干嘛?为什么要还?”
       沈墨浓正色道:“第一,你目前的危险已经解除了。第二,你带着枪容易对枪产生依赖,这很不好,会影响你修为的进步。”
       陈放一怔,他想了想,便觉得沈墨浓说的也有道理,当下便将左轮手枪拿了出来,还给了沈墨浓。
       沈墨浓接过枪,又道:“你之前对进神域有抗拒,因为那是你迫不得已。现在你已经解除了危机,你还想要进入神域吗?”
       陈放说道:“我若不进神域,自身都难保,又谈什么守护司徒家。我答应过老爷子,自然要做到。”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这还差不多。”她顿了顿,道:“我希望将来你能成为中华大帝那样的人物,守护华夏,镇压群魔。”
       陈放苦笑,道:“这个担子太大,我只能尽量。”
       沈墨浓一笑,她说道:“我对你有信心。”
       陈放说道:“好啦,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沈墨浓道:“等等。”
       陈放看向沈墨浓,道:“怎么?”
       沈墨浓道:“司徒灵儿是有缺陷的姑娘,也是可怜之人。你不要对她有怨恨。你多担待一些,也许可以感动她。”
       陈放便也就正色道:“你放心吧,不管怎么说,她现在都是我的妻子。我不会不管她的。”
       沈墨浓点点头,随后点火起步。
       “等等!”陈放又道。沈墨浓奇怪的看向陈放,道:“你又怎么了?”
       陈放道:“你这辆车好像军区的吧,你给霸占了啊?”
       沈墨浓白了陈放一眼,说道:“军区的车开着,横冲直撞多好,没人管。姐借来玩一段时间还要你批准啊?”
       陈放鄙视道:“假公济私啊你!”
       “切!”沈墨浓打转方向盘,迅速离去。
       陈放目送沈墨浓离开,随后转身进了公馆。
       整个公馆里都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平静,司徒家的子子孙孙们都各回各家了。
       老爷子就是喜欢清静一些。
       虽然公馆处处都是张灯结彩,但这个洞房花烛夜还是显得有些冷清。
       陈放没多想,来到了他和司徒灵儿的新房。
       这一间新房很是宽敞,里面包含了浴室,卫生间,还有沙发等等。
       装修堪比豪华的总统套房,而且还有阳台。
       地面铺了红地毯,墙壁上贴了双喜字。
       卧室的中间是一张大圆床,红色的喜被柔软之至。
       陈放关上门,卧室里开了台灯。
       他立刻看见司徒灵儿正盘膝在床上修炼,他便也就不好打扰了。
       今天忙碌了一天,陈放觉得有些累了。他在衣柜里找了睡衣,便去浴室洗澡。
       在浴室里,陈放经过热水冲刷,顿时感觉身心舒畅到了极点。
       洗完澡后,穿了睡衣出来。
       陈放看着床上还在修炼的司徒灵儿,他不禁头疼,自己到底该睡哪儿?睡沙发?
       好像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深思的问题。陈放干脆就来到了沙发前准备睡觉。
       便在这时,司徒灵儿睁开了眼睛。“你干什么?”她淡淡的问。
       陈放微微一怔,随后道:“睡觉呀。”
       司徒灵儿道:“为什么不睡床?”
       陈放心里一跳,道:“我可以睡床?”
       司徒灵儿奇怪的道:“为什么不可以睡床?夫妻不是应该睡在一起的吗?”
       陈放当下也就不再多说,道:“好,我睡床。”
       他到了床上,司徒灵儿却下了床。
       陈放不由呆住,道:“你干什么?”
       司徒灵儿又有些奇怪的看向陈放,道:“洗澡!”
       陈放恍然大悟,同时有些尴尬,尼玛,还是自己多想了啊!
       司徒灵儿随后就去了浴室。
       那浴室里,水声哗哗。陈放能想象司徒灵儿此刻美妙的胴体。
       “难道今晚还真能洞房花烛?自己到底是下手还是下手呢?这尼玛应该没什么好纠结的啊!她是自己合法妻子,这不是天经地义吗?”陈放在心里盘算着。
       这样一想,陈放心里也就热乎起来,盼望起来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司徒灵儿穿着睡衣出来。
       她穿着格子睡衣,很是严实,几乎看不到任何的春光。
       但她头发湿漉漉的,却是那样的妩媚,可爱,美丽。
       这一瞬,陈放的心里柔软,几乎想要将她搂入怀中好好的疼爱。
       司徒灵儿是那一种让人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好都给她的女子。
       随后,司徒灵儿来到了床前,她准备躺下睡觉。
       陈放道:“额……”
       司徒灵儿奇怪的看向陈放,道:“怎么?”
       陈放正准备说话,司徒灵儿马上很懂了的道:“我知道了,你想要做?”她点点头,说道:“我们是夫妻,这是你应该享受的义务。不过,我希望你快一些。”她说完就要脱去睡衣。
       陈放心头苦笑,他连忙制止司徒灵儿,道:“我是想说,你头发还是湿的。我帮你吹干,然后你再睡。”
       司徒灵儿呆住。
       陈放下床去找了吹风,找了吹风之后,陈放便给司徒灵儿吹头发。
       司徒灵儿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安静的坐着,任由陈放摆布。
       这一瞬,陈放觉得司徒灵儿真的很让人心疼。她的思想里可能就是一张没有感情的白纸。
       用沈墨浓的话来说,她是一个残疾人。
       所以,陈放决定要多体谅她一下。
       吹干头发后,陈放柔声说道:“睡吧。”
       司徒灵儿疑惑的看向陈放,道:“你不做?”
       陈放微微苦笑,说道:“等到那一天,你觉得那件事是一种享受的时候再说吧。”
       开玩笑,陈放虽然有点色,但是司徒灵儿这么跟挺尸似的让他来干。他这怎么弄的下去。
       所以,他直接拒绝了。
       司徒灵儿也就不再多说,躺下睡觉。
       这床很大。
       陈放又去找了一床被子,就这样躺下睡了。
       这一夜,睡得倒也安稳。
       第二天早上,陈放和司徒灵儿给司徒炎老爷子奉茶。老爷子给两人送上大红包。
       随后,在吃早餐的时候,老爷子说道:“陈放,你的推荐名单我已经提交上去了。你已经成为了神域的考生。不过到底能不能够进入神域,那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你自己也要多多努力。”
       陈放正色道:“是,爷爷!”
       司徒炎微微一笑。
       接着,司徒炎说道:“这一次参加考试的是来自全国的一些大家族推荐出来的名额。一共有五十四人。最后神域只会录取四个人,也可能更少。甚至一个都录取不了,这个考试事非常残酷的。所以,陈放,你和灵儿要有心理准备。”
       陈放不由咋舌,他没想到会残酷到这个地步。
       司徒炎又说道:“而且,能被各大家族推荐上来的,肯定都是优秀之辈。”
       陈放深吸一口气,说道:“爷爷,我会尽全力,绝不让你失望。”
       司徒炎哈哈一笑,说道:“连洪秀莲老姐姐都死在了你手上,我的确不怎么担心你。”
       陈放尴尬一笑,道:“运气,运气!”
       随后,司徒炎又说道:“不过啊,陈放,你这个修为还太慢了。我得在这几天给你加强培训一番。不然你这一趟会很难。”
       陈放闻言不禁感到汗颜。
       司徒炎微微一笑,说道:“好在咱们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
       早餐完毕后,陈放收到了林倩倩的电话。
       林倩倩在电话里说道:“许舒她们都想要回海滨了,走之前,大家一起吃个饭吧,你有时间吗?”
       陈放呆了一呆,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酸涩。
       这离别来的太快了。
       但许舒,妍儿她们的确没有必要一直跟着自己。这对她们也不公平。
       “我有时间。”陈放马上说道。
       林倩倩便道:“那好,就晚上约吧,咱们吃完饭还可以顺便去唱唱k。你要带你老婆过来吗?”
       陈放微微苦笑,说道:“不用。”
       怎么可能带司徒灵儿去。
       司徒灵儿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那样陈放自己都会觉得没面子。
       那边林倩倩闻言却是为陈放感到心痛,她说道:“她不待见我们这群朋友吗?”
       陈放忙说道:“不是,情况和你想的有些不同。咱们见面再说吧。”
       林倩倩便道:“那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gycra.com。

浙江日均快递业务量增至8000万件以上。
广州白云机场不再查验核酸阴性证明、健康码。
瞰中国|浙江兰溪:电力助农迎丰收畲乡结出“致富花”。
深深房A连续第二日大跌,澄清重组传闻不实。
安化县高明乡:启动“宪法宣传周”宣传活动让宪法家喻户晓深入人心。
家电ETF(159996)涨超05,盘中溢价交易,秀强股份涨超3。
连花清瘟频现断货,布洛芬库存紧张!药企称产能正常,可满足需求。
湖南海利: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52522万元收购湖南海利高新技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拥有的湖南省塑料研究所有限公司100股权。
/千万不要惹系统(快穿)/酒窝动人/玄幻:断人财路,我是专业的/一碰键盘就犯困/生而为君/司空锦。
/[网王]误打误撞/白小鸦/灵魂画师的爱情小气候/月炉/不夜雪/许叁离。
/如我所见/MrYBOT/重写科技格局/江湖说梦人/茶壶配茶盖/月下蝶影。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愤怒的小蜜蜂/星际脱单难难难/湛蓝冰川《这个夏天——我与奥运的故事》便是金帆合唱团团员郑伊然对那段难忘经历的记录。
像他们这样坚守岗位的青年团员还有很多,他们正在不同的岗位上,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力量,在这场疫情防控战斗中,以实际行动彰显青春使命与担当。
与其说我们的工作是成就了学生,倒不如说是成就了我们自己!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